您的位置: 捐卵 > 捐卵服务 >

建个卵子库咋就这么难

2019-10-10 14:33 来源:未知

  广州一名17岁的中专女生小美(化名)受熟人唆使到地下卵子库卖卵,却因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险些丧生。经过抢救,小美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医生说,如果恢复不好,小美可能终身不孕。

  近些年,在相关政策法规不允许商业捐卵的背景下,国内的地下卵子库悄然活跃起来。然而,捐卵和冻卵的作用,可能没有很多女性想象得那么美好。

  

  卵子来源少管理难

  目前,全国已经有20个省市建立了人类精子库,但还没有成建建个卵子库咋就这么难制的正规卵子库。一些有需求的女性于是铤而走险,转向地下卵子库寻求帮助。

  卵子库的建设,咋就这么难?

  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曾在2009年尝试筹建卵子库。当时,玻璃化冷冻等冻卵技术已相对成熟,该中心试图通过让正在接受助孕治疗患者志愿捐出部分卵子的方式,帮助“无卵家庭”实现生育愿望。

  但在实践中,卵子的来源成了最大限制。卫生部门禁止任何形式的商业化赠卵和供卵行为,捐赠卵子者仅限于接受人类辅助生殖治疗周期中取卵的妇女,也就是说,做试管婴儿的妇女,取出的卵子较多的情况下,在患者自愿的情况下,可捐出一部分卵,这是唯一可采用的捐赠方式。

  对于这些本身就生育困难的女性来说,卵子产生不易,绝大多数都不愿意捐献给他人,即使有冻存的剩余卵子。有些女性虽然愿意捐献,但因自己能得到的卵并不充裕,也未必能捐成,医院会根据其卵子的数量情况进行建议。

  “比如说你取了20个卵子,留下15个基本保证本次试管婴儿手术可能的成功几率,捐出5个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你只取了10个卵子,要捐5个,医生肯定不会同意的。”刘平说。

  同样存在难点的还有自我卵储备卵子库的管理问题。知情同意书怎么完善?冻卵的保存期限应如何确定?违约欠费或联系不到主人该怎么办?刘平说,卵子库的管理是系统工程,需要专门的人力和时间去做信息采集、档案管理、冷冻库维护、跟踪随访等工作。目前卵子来源非常有限,北医三院也只能在帮助女性患者做试管婴儿的同时,有限地开展一些冻卵和卵子的保存管理工作。

  自存冻卵者须长期负责

  围绕着卵子库的另一大焦点,是单身女性冻卵的问题。按照我国规定,单身女性不能实施辅助生殖技术。有的医院虽然开展了单身女性冷冻卵子项目,但这些女性自己要使用冷冻卵子时,除了要身份证,还必须提供结婚证明。

  刘平认为,作为一种生殖储备手段,冻卵的主要建个卵子库咋就这么难适用者还是两类人群:一时不能生育,又担心因年龄增长导致生育能力丧失的女性;从事危险职业者或需接受放化疗等治疗,可能因此丧失生育能力的女性。

  “实际上我们鼓励一些患肿瘤的年轻单身女性在接受放疗化疗前做生殖储备,包括冷冻卵子、卵巢等。”刘平说。

  她认为,对于单身女性冻卵的法规限制,应该理性看待。在许多商业机构的宣传下,冻卵似乎成了当今社会的一种“时尚”,但在具体操作中,冻卵者是要承担相应的风险与责任的。

  据了解,从促排卵到取卵,女性要经历的过程比男性取精子复杂得多。促排卵药物会产生一些不良反应,严重时发生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甚至会导致呼吸循环衰竭、肾衰竭等。多次取卵可能伤害卵巢和盆腔脏器,虽是小概率事件,一旦发生,对女性的伤害却是难以挽回。

  另一常常被忽略的注意事项是,卵子取出冷冻保存后,冻卵者仍须长期负责。打算保存多少年?是不是有条件长期保存?解冻后不能使用或是手术失败怎么办?这期间结了婚自然生育,冷冻的卵子不需要了怎么办?使用冷冻卵子生出来的孩子不健康怎么办?

  刘平说,近些年也有女性因为年龄而非疾病原因选择到生殖医学中心咨询冻卵,其中一些人在跟医生充分沟通后,主动放弃了冻卵的想法。最终决定付诸实践的,每年不超过10人。

  纯商业行为有悖伦理

  刘平介绍,原则上,对于那些未超过生理生育年龄的冻卵者,生殖医学中心会一直保存其卵子。但随着女性的年龄增加,身体状况变化,怀孕、生育及养育孩子的能力都会受到影响,付出了很大的成本冻卵,最终的结果未必理想。

  在她看来,以上种种,都是开展卵子库项目的医院和有监管职责的政府机构要考虑的问题。相较而言,商业机构在宣传和推广冻卵时,顾虑可能就没那么多。

  在国内关于冻卵生育和商业赠卵合法化的讨论中,美国是常常被支持者援引的例子。刘平说,在美国,商业机构会牵头帮助冻卵者签署各种合同文书,医疗机构只负责完成手术,剩下的都是冻卵者自己的事情。国内不能只看到其建个卵子库咋就这么难开放和便利的一面,也要考虑到潜在的技术和伦理风险。

  在刘平看来,一些接受辅助生殖治疗的女性选择冻卵,是因为别无他法,冻卵成了唯一的选择。但是对健康女性来说,冻卵并不是推迟生育年龄者实现生育愿望的理想途径,也不像某些商业机构宣传的那样是良好的“后悔药”,考虑冻卵还是要慎之又慎。

  对于商业化的捐卵行为,刘平也持谨慎态度。“卵子毕竟不同于一般的商品,不应该因为有人愿意买卖,就可以放开市场交易。”她认为,适度放开卵子捐献,为那些真正有困难的不孕不育家庭提供帮助,当然是好事。但是,如果把卵子捐赠变成了“卵钱交易”的纯商业行为,是有悖伦理的。

  刘平同时提醒,最适合捐卵的应该是那些已经生育过并且自身已经没有再生育要求的女性。虽然目前的取卵技术已经十分成熟,发生风险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年轻的未婚女性抱着帮助他人的想法进行捐赠,却因意外使自己身体受到伤害,或是丧失了生育能力,这样的悲剧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此外,选择捐卵的女性,捐出去的其实不仅仅是数颗卵子,更可能是未来活生生的生命。刘平认为,生育过的女性,对生命的诞生和抚育有着更深的体会和理解。“一些年轻女孩子,对生孩子是怎么回事儿都不了解,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去捐卵了,这样的行为我是不赞同的。”刘平说。

  文章源自: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